News
最近百元的动态及行业动态
百元周讯丨土地征收期间,胎儿是否享有补偿的权利?
发布时间:2023-01-06  来源:百元律所  阅读:49次

随着土地征收安置补偿政策对被征收人权益保护的不断完善,尚未出生的胎儿究竟能不能获得征收安置补偿,值得关注。


一、在征收集体土地时,应将胎儿作为集体经济组织成员预留相应份额。


案情回顾

原告罗惜辰系罗永强与韩荣之女,于2019年10月14日出生。罗永强与韩荣均为被告杨柳组的组民。2019年5月20日(被告杨柳组(被征地单位)与浏阳经开区征地拆迁所(征地单位)签订《征地补偿协议书》:“土地征收总面积折合481.12亩,各项补偿费共计28750005元,扣除10%的社保资金后应付征地补偿款26077089元”。拆迁补偿费于2020年4月8日付至杨柳组公账。2020年6月8日,经被告杨柳组组民投票:全组36户投票,1户未到位,弃权3票,同意23票,不同意9票。2020年7月23日,被告杨柳组形成《杨柳组征收田土林地分配决议》,内容为:“一、因浏阳市洞阳镇对东园村杨柳组田土林地进行征收,签字日期为2019年6月28日,征收总钱扣除社保管理费后共计25436889元,组上人口进出按签字日期截止:分配方案组上按2019年6月28日24时本组在籍在册人口为12万元/人均进行第一次分配,共计1770万元。二、2019年6月28日24时前户口在本组的独生子女家庭凭(独生子女父母光荣证)(道路、水塘集体设施补偿费、青苗补偿费不予分配),本次暂分10.5万元,下次按正常分配...十、如组民对调整方案不同意,调整金额不予分配,后经司法途径凭法院判决书为准,户主签名后必须及时告知全体家属,否则自己承担一切法律后果。十一、2019年6月28日24时前截止共计150人,独生子女10个”。被告组上32位户主签字认可。原告认为被告组上第一次的土地征收补偿款2021年6月才发放到户,事实上原告于2019年10月14日出生,6月28日尚系胎儿其享有通过出生取得被告经济组织成员的资格,理应参与组上的分配。


法条索引

1、《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第十六条 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视为具有民事权利能力。但是,胎儿娩出时为死体的,其民事权利能力自始不存在。

2、《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农村土地承包纠纷案件适用法律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二条 农村集体经济组织或者村民委员会、村民小组,可以依照法律规定的民主议定程序,决定在本集体经济组织内部分配已经收到的土地补偿费。征地补偿安置方案确定时已经具有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的人,请求支付相应份额的,应予支持。但已报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备案的地方性法规、自治条例和单行条例、地方政府规章对土地补偿费在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内部的分配办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法官心语

法官认为:农村集体经济组织召开村民会议通过民主议定程序就征地补偿费如何进行分配进行表决,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规定,村民会议的表决结果不得剥夺胎儿的正当、合法权益。被告决议“按2019年6月28日24时本组在籍在册人口为12万元/人均”进行分配。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明确规定胎儿利益保护的范围为“涉及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胎儿利益保护的”。胎儿在生理上的特殊性决定了其作为民事主体,享受权利是主要的,而承担义务是次要的。胎儿存在于母腹之中,无意思能力、行为能力及责任能力,而其享受的权利却是相当广泛的,除了遗产继承和接受赠与,还有其他涉及胎儿利益保护的情况。对胎儿权益的保护,在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应当得到落实和贯彻。由于我国实行的是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依据《农村土地承包法》按户口属地原则,村民应享有户口所在村的土地承包权和土地补偿分配权,作为其基本生活资料和生活保障。土地补偿费是对农村集体土地所有权丧失的补偿,具有对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基本生活提供保障的功能。在征收集体土地时,应把胎儿列为安置对象进行补偿。故对于原告请求支付相应份额即被告支付土地征收补偿费120000元,应予支持。相应被告辩称原告在征地补充安置方案确定时未取得本集体经济组织成员资格而不能参与土地补偿款的分配,其作出的土地征收补偿款分配方案合法的抗辩意见,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关于被告称其作出的土地征收补偿款的分配决议违反法律规定,侵害村民合法权益的,应当先申请人民法院予以撤销的抗辩意见,因撤销决议前置并无法律依据,本院不予采纳。


来源: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

律师点评:土地补偿费分配权是基于集体经济组织成员的身份而产生。在征收集体土地时,应把胎儿列为安置对象进行补偿。尤其是对集体经济组织全部集体土地予以征收的,进行安置补助时必须保障被征地农民原有生活水平不降低、长远生计有保障,并且要充分考虑胎儿的特殊情况,给予特别保障。


二、当胎儿被认定为土地征收补偿的对象,是否同时享有征收安置补偿权益?


案情回顾

2018年11月17日,被告未央区政府作出《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政府关于枣园村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的决定》(未政发〔2018〕38号),决定对枣园村集体土地上的房屋予以征收。同日,被告未央区政府发布《西安市未央区人民政府关于枣园村集体土地上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工作的通告》(未政告字〔2018〕14号),确定2018年11月17日24时整为枣园村集体土地上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被征收人户籍人口认定截止日。原告李某一之母李某二系枣园村村民,李某一出生于2019年2月1日,同月12日将其户籍登记在李某二户籍内。被告未对原告进行安置补偿,原告不服,诉至本院。


法条索引

《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管理法》第四十七条第一款规定:“国家征收土地的,依照法定程序批准后,由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予以公告并组织实施。”


法官心语

法官认为:本案中未央区政府作为涉案项目的征收主体,负有对涉案项目内被征收人予以安置补偿的行政职责。未央区政府发布的《关于枣园村集体土地上棚户区改造房屋征收工作的通告》中规定,涉案项目被征收人户籍人口认定截止日为2018年11月17日24时整,上诉人李某一出生于2019年2月1日,且涉案项目的征收公告、征收方案中均未规定预留胎儿安置补偿权益,故上诉人李某一不属于涉案项目拆迁安置对象,其请求未央区政府进行安置补偿,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关于上诉人李某一认为,按照法律规定,胎儿具有民事权利能力,未央区政府应对其进行安置补偿的上诉理由。法院认为,《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典》中规定的胎儿利益的特殊保护,是对胎儿民事权益中遗产继承、接受赠与等民事纯获益利益的规定。而集体土地的征收安置补偿系在集体土地征收过程中对被征地农民或宅基地户户内成员合法财产权益的一种征收补偿,胎儿是否享有征收安置补偿权益,要兼顾当地习俗及涉案项目征收补偿安置方案的规定综合确定。在涉案项目征收补偿安置方案中未体现对胎儿预留安置补偿权益的,则其不能作为安置补偿对象。故李某一的该项上诉理由不能成立,本院依法不予支持。

来源:陕西省高级人民法院

律师点评:胎儿是否可以提起履行安置补偿职责之诉,主要问题是胎儿是否具有安置补偿的实体法请求权。胎儿作为具有一定民事权利的特殊主体,对胎儿权益的保护,可以在集体土地房屋征收过程中有所体现。但是,由于征收补偿安置权益是被征收人基于行政征收法律关系享有的,其权益必须在行政法律规范中体现。
  • 最新动态
    01/13
    2023
    百元周讯丨既有住宅增设电梯,多方利益冲突应如何化解?
    燕山雪花大如席,片片吹落轩辕台。本周我们将分享如下资讯,供您学习了解。
    01/06
    2023
    百元周讯丨土地征收期间,胎儿是否享有补偿的权利?
    不知近水花先发,疑是经冬雪未销。本周我们将分享如下资讯,供您学习了解。
    12/30
    2022
    百元周讯丨单一私自的录音录像等视听资料,是否可以作为认定案件事实的依据
    终南阴岭秀,积雪浮云端。本周我们将分享如下资讯,供您学习了解。
    12/23
    2022
    百元周讯丨任意解除权真的“任意”吗?
    细雨斜风作晓寒。淡烟疏柳媚晴滩。本周我们将分享如下资讯,供您学习了解。
    12/16
    2022
    百元周讯丨员工主动提交离职申请,劳动关系该“何去何从”?
    云寒天借碧,树瘦烟笼直。本周我们将分享如下资讯,供您学习了解。